堅毅女人最美!富家女「無預警喪夫又患病」種菜養雞扛家計 今112歲「仍穿旗袍踩高跟」活得優雅美麗

女人的美貌也許會因為時間而改變,但由內而外散發出的氣質,卻會隨著歷練不斷增長,正如同一路活到112歲的嚴幼韻女士,即便一生中苦難不斷接踵而至,她仍堅持認真對待生命中的一切,直到人生最後一刻,將每一天都活得精彩萬分。


18歲的嚴幼韻,曾在中山公園看手相,那位先生預言她將來會度過四處遊歷的生活,而且總會和穿正裝、戴高帽的大人物走在一起。百歲之後嚴幼韻回想起當初的這段預言:每一句都應驗了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
嚴幼韻出生在一個十分富有的經商家庭,嚴家以鹽業起家,經營的生意涉及生活的方方面面,嚴幼韻也接受了當時最優良的教育,從小便有自己的兩個家庭教師,一個教中文,一個叫英文,在中西交融的教育熏陶下,嚴幼韻的視野被打開。


不到二十歲的嚴幼韻,家境非同尋常、面容姣好美麗、氣質溫文爾雅,使她很快成了全上海大學生心目中的名人。大學生們常常算好嚴幼韻上學的點,把滬江的校門圍得水泄不通,只為一睹這個絕代美人的風采,因為她的車牌號是84,大家都紛紛稱她「84小姐」。


嚴幼韻的追求者層出不窮,但她仍專注學業,絲毫也不動心。家人問起,她便回答:「我未來的愛人一定是值得尊敬的,也必須是我愛慕的。」不久,這位值得尊敬和愛慕的王子便出現了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
在一次復旦舞會上,風度超群、舞姿翩翩的楊光泩,給嚴幼韻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楊光泩是大絲綢商的兒子,家財殷實,本人也年輕有為、才華卓越,在普林斯頓大學取得了國際法和政治學博士,任國民政府外交部駐上海特派員,而且他擅長跳舞、打網球,和靈動的嚴幼韻一拍即合。


他們開始戀愛,並在嚴幼韻大學畢業後舉行了一場盛大而轟動的婚姻。他們有如天作之合,彼此相愛、敬重,很快育有三個女兒。作為外交官的楊光泩需要滿世界奔走,嚴幼韻便夫唱婦隨。然而好景不長,1938年11月,時值日本轟掉珍珠港後,又氣勢洶洶地進攻馬尼拉,楊光泩被日軍帶走,她毫無預兆地失去了丈夫...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
她成了家裡唯一可依靠的力量,擔負起三女兒和傭人的衣食起居。不僅如此,她還收留了那些前來投奔的其他外交官的家眷,整整四十個人!七個家庭在嚴幼韻的鼎力相持下,一同度過了無比困頓的戰時歲月。


嚴幼韻的女兒回憶起那段時光,說那時候,整個生活彷彿完全退到了19世紀的鄉下。自小不愁衣食的嚴幼韻,面對絕境,保持著她的鎮定自若。受了這麼多的委屈和辛酸,只堅定地說:「還會有更差的情況,沒有吃的,那就自己種!」


她和家裡人把前面的草坪挖開,種了各種各樣的菜和花生;在地下室養了一群雞,平時吃雞下的雞蛋,偶爾宰一隻來改善伙食。兵荒馬亂中,她並不憂慮:「一切糟糕的事情都有可能發生,這已經是程度最輕微的了。我只是丟失了財物,其他重要的東西都毫髮無損——我的生命、健康和家庭。」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
嚴幼韻就這樣在鎮靜、堅持、從容與超然中,度過了艱苦困頓的三年,是旁人絕對無法想像的。1945年,嚴幼韻帶著女兒們一同去了美國,憑藉她非同尋常的聰慧與幹練,以及先前輔佐丈夫的經驗,從事起她生命中第一份工作——在聯合國禮賓司負責所有有關禮儀方面的事宜。


也正是在美國,嚴幼韻第二次被擁入了一個深情的臂彎。顧維鈞也是一代傑出的外交官,原本是楊光泩的好友,在嚴幼韻來美後,他便竭盡所能地給予獨在異鄉的嚴幼韻各方面幫助。就這樣他們慢慢習慣彼此,相互依偎,也愛慕對方。1959年,54歲的嚴幼韻和70有餘的顧維鈞締結了婚姻,一直相伴,直到顧維鈞離去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
晚年的嚴幼韻又經歷了喪女之痛,一次次送別自己心愛之人,嚴幼韻雖然心痛,卻不沉溺在自己的悲傷中,她對二女兒說:「你要記得,他們生前是很快樂的。」對待生命的認真,深深地鐫刻在了嚴幼韻的骨子裡,她以超度的眼光對待人生的悲歡與得失,把所有的精力都用在每一個翩翩起舞的當今。


每天起床,她會給自己畫點淡妝,仔細地挑選香水,噴上自己喜歡的味道。98歲那年,她被診斷出重症,所有人都為她擔憂時,她卻在術後第五天,滿面笑容地出院了。幾個月後的生日派對上,她穿著一身白色繡花旗袍,腳踩金色高跟鞋,化著亮眼的妝容,與幫她施行手術的醫生歡樂跳起了舞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
112歲時,她還會穿著旗袍、踩著高跟鞋出門做髮型,學習烤蛋糕、做刺繡。她笑著說:「我都活了這麼久啦,想吃什麼就吃。叫我光著腳就不會走路,覺得好像要仰過去。我的拖鞋都要有點跟。」


尼采有句叫人動容的話:「所謂高貴的靈魂,即對自己懷有敬畏之心。」嚴幼韻就是這樣的女子。一生一直都在認真生活,迎接每一個直面而上的挑戰,愛身邊的每一個人,她懂得,只有為生命本身而活,才能活出生命的意義。



參考來源:今日頭條